娥站,论坛通版,文章页

广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nsnspa
北京一男 上海一男 广州一男 深圳一男 重庆一男 成都一男
天津一男 河北一男 山西一男 江苏一男 浙江一男 福建一男
湖南一男 河南一男 辽宁一男 云南一男 贵州一男 湖北一男
山东一男 吉林一男 安徽一男 江西一男 海南一男 陕西一男
甘肃一男 宁夏一男 新疆一男 广西一男 黑江一男 香港一男
广同 门户 新闻 同志新闻 查看内容

旅法华人举办巴黎中国同志周(图)

2015-12-16 15:0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69| 评论: 0

摘要: 2015年巴黎中国同志周宣传画   虽然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包容同性婚姻,但同性恋在中国仍然是一个十分敏感的话题。2014年7月底的首例同性恋治疗诉讼以及同年年底的首例同性恋就业歧视案,虽然终于将性少数人 ...
无标题文档

2015年巴黎中国同志周宣传画

  虽然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包容同性婚姻,但同性恋在中国仍然是一个十分敏感的话题。2014年7月底的首例同性恋治疗诉讼以及同年年底的首例同性恋就业歧视案,虽然终于将性少数人群权益话题带入公共话语空间,但这两个案例也集中体现着中国同性恋人群面对的困局。有鉴于此,旅法华人作家於舟先生和他的巴黎同志周协会,与法国同性恋杂志《Têtu》合作,在中国农历新年之际,在巴黎举办中国同志周活动。

  举办巴黎中国同志周活动的三个理由

  於舟:主要原因有三个。第一是,根据社会学家的估计,中国非异性恋人口的数目大约在四千万到六千万左右,大致相当于法国人口的总数!这是一个非常不容忽视的数字。第二个原因是,我去年在上海参加上海同志骄傲节,很多活动都是在外国领事馆内举行,还有些活动不得不临时改变会场,或者被取消。当时我就想,这样的活动如果在巴黎举办,可能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而且,现在是互联网无国界的时代,虽然中国与巴黎相距万里,但是,在这里发生的事情,也会影响到中国同志的生活状况。

  第三个原因是,在法国的华人,他们的传统家庭观念,相对于整个法国社会,可能还相对比较落后。2013年法国通过了同性婚姻方案,社会向对更包容的层面发展。所以,我希望在法国的华人也能借这次机会充分表达自己的意愿。

  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再看中国同性恋现象

  《Têtu》杂志的出版负责人Jean-Jacques Augier先生多年穿梭往来于中法两国,在他看来中国同性恋者的处境并不比其他地区更糟:

  Jean-Jacques Augier:“我往来于中法之间已经有25年了。总体来说,我觉得中国社会对同性恋人群还是比较宽容的,非常开放。在大城市,同性恋人群可以很自由地像他们所希望地那样生活,我从来没注意到过同性恋会成为问题,北京、上海等地都有同性恋者酒吧、夜总会等,一切都很正常。中国绝对不是一个同性恋者无法生存的国家。要知道,中国自1997年起实现了同性恋非罪化,自2001年起,同性恋也不再被看作是一种精神疾病。自那以后,整体来讲,无论是从政治层面,还是从法律层面讲,同性恋确实开始被接受,这与中国的长久历史相吻合。但是,社会本身,尤其是家庭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则比较复杂,我有些朋友,无论男女,都告诉我他们很难向家人承认他们是同性恋。我想,这与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不无关系,在一个只有一个儿子的家庭,如果这个儿子是同性恋的话,那就意味着这对父母不会有孙儿女。也就是说,在家庭这个小天地里,这种情况就会有问题。这是中国同性恋问题的特别之处。”

  “在这次巴黎中国同志周活动中,我们希望将中国的同性恋问题重新放置到历史和文化的角度。大家可以通过各种形式的活动,去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如何看待和接受同性恋、如何言说、如何表现这个话题。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去看中国同性恋问题,我觉得非常好。要知道,只有在1949年到1997年这段很短的时间里,同性恋在中国受到迫害,但中国可能是这段时间最短的国家之一,跟法国一样,中国对这个问题很宽容。”

  法国的中国同性恋者仍然会面对家庭压力

  LGBT联合会是一个集合着大约60个协会组织的团体。该团体主要面对政府和社会,为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等性少数人群维护权益。联合会最引人注目的活动是每年的巴黎同性恋大游行,这是法国每年最大规模的同性恋者活动。2012年和2013年间,法国讨论同性婚姻法案时,该团体尤其活跃。最近一年半以来,该联合会也开始和一些中国的同性恋团体建立联系。那么,在法国的同性恋者协会中,是否有来自中国的同性恋者呢?巴黎“中国同志周”协会的秘书Thomas Fouquet-Lapar,曾担任巴黎LGBT联合会主席。他告诉我们:

  Thomas Fouquet-Lapar:“当然。在联合会下的一些协会中,确实有原籍中国或者亚洲的成员,联合会里甚至有一个法亚裔男女同性恋者协会,名为龙阳俱乐部,每月都组织一次联谊晚会。至于他们在法国是否感觉压力更小,我想,在法国,至少个体我行我素的权利受到法律的保护,在中国的情况则不同,尽管最近15年来,中国变化也很大。不过,即使在法国,这些华裔同性恋者也仍然会面对家庭的压力,无论他们的家庭在法国还是在中国。当然,那些在法国的家庭观念也在变,他们意识到同性恋并不是问题,即使他们的孩子是同性恋者,也不是什么悲剧,事情其实很简单。”

  巴黎中国同志周:多形式、多主题

  於舟:我们这次活动希望能从各个层面来反映这个问题,引起法国社会、法国华人社会、但最终目的是引起中国社会的关注。活动中有以同志为主题的书法、篆刻展,是两位法国艺术家的作品:Laurent Long和Sergio Costa。展览在巴黎四区区政府举行—这次活动我们得到了很多区政府的支持,这在国内可能很难想象。

  还有一个活动是“隐还是显”,谈的是中国同志出柜问题。这是一次讨论活动,由Thomas Fouquet-Lapar主持。我们还有一个“中国短片之夜,法国观众对一些诸如《春光乍泄》等(相关主题的)长片已经有一定了解,但是,现在国内出现了很多高质量、风格多样的同志短片,这些影片是首次在巴黎、也是在法国播放。我要特别感谢国内的范坡坡导演为这次活动提供了很多素材。


  另一个活动是“中国女性之夜”,两位法国的中国问题专家—玛丽?侯芷明女士和安博兰女士,还有勉丽萍女士一起来讨论中国的女同问题……

  法广:中国的女同问题好像公共话语空间非常少,中国女同性恋者是否很多呢?

  於舟:应该也有很多女同性恋者……

  法广:同性恋话题本身在中国已经是一个敏感话题,女同性恋话题是否更敏感呢?

  於舟:这一点在法国也一样。一般来说,男同比较活跃,乐意组织活动、聚会,这当然和男生的性格有关,女生相对内向,不愿意抛头露面,媒体或民间团体应该更多关注(她们)。

  (中国同志周)还有一个主题是在古典诗歌中讲述同性恋史,因为在官方的正史当中,有些内容被篡改,有些内容被忽略。中国是一个诗歌的国度,很多诗歌讲到了同性恋,比如最早的《诗经》里就有,(这些诗歌)能比较真实地反映当时的风俗。

  我们还有文学晚餐,还有一个研讨会,讨论中、英、法文同志语汇的翻译。比如,我们一般说的LGBT如何翻译?有人翻译为“性少数”,也有人翻译成“非异性恋”人口,也有人说“同、变、异人口”。由于官方媒体经常回避这个话题,所以缺乏统一的标准。一般来说,好像是新华社来确认名词的翻译,但他们如果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那就只有社会上的人士来承担这个责任了。

  最后一个活动是在巴黎政治学院举行的性少数人群的权益以及中国同志问题的研讨会,是由勉丽萍和巴黎第八大学的一名博士生Lucas Monteil主持的。

  我们协会没有什么资金来源,主要是靠社会支持,所以,我在这里对巴黎无论是政府,还是社会、或者商业机构的支持表示感谢,这次活动与这些支持是分不开的。

  法广:你们是否也邀请中国驻巴黎的官方机构,比如使馆参加活动呢?

  於舟:我咨询过,大家的建议是不要打扰他们。但是,我相信他们会得知活动的信息。我会发一些邀请信,希望他们也来参加—未必以官方身份参加,他们可以以个人身份来了解这方面的讯息。

  查询巴黎中国同志周节目表:www.semainelgbtchinoise.fr/Agenda 旅法华人举办巴黎中国同志周(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阅读推荐
热点新闻
基地各地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广同资讯  

GMT+8, 2022-10-7 20:18 , Processed in 0.227407 second(s), 21 queries .

广同第一门户 广同!

© 2020-2021 广同网.

返回顶部